为什么艾草,是最理解人的植物.

为什么艾草,是最理解人的植物。看刘小枫《沉重的肉身》时,反复被一个词捕捉。他不断地提到“抱慰”一词,尤其在写牛氓和他的父亲、情人和她的情人时。他如此定义抱慰,我...


为什么艾草,是最理解人的植物。

看刘小枫《沉重的肉身》时,反复被一个词捕捉。他不断地提到“抱慰”一词,尤其在写牛氓和他的父亲、情人和她的情人时。他如此定义抱慰,我不问就知道你的痛,我陪着你,好让你面对你的痛。

这句话像渐白的清晨,让人被清醒与曙色怀抱。我们每个人,在寻求自我中分裂,而错失与整体的关联。就像白骨精A在职场的晋级,毫无疑问她的每一次上升必然是义无反顾的排挤与踩踏事件。人们的破碎在于,用尽全力的证明自我,最终这个自我依然无实际价值和意义。因为你随时可以被替代,竞争永无止境,抚慰不会到来。

放不下自我执念,看不穿来日云烟。人是这样开始衰老和虚无的,抱慰无处可觅,遗憾成了生命的本质。就像毕夫纳所言:“每个人的灵魂都是一个深渊,当人们往下看时,会觉得头晕目眩。”为了安全,绝大部分人在日常生活中寻求庇护,烟火弥漫。或用知识武装头脑,企图用语言和道理,掩盖现实中,因追求自我而引起的内在与外部的冲突与困境。

如此复杂而扭曲的内在,往往都伴有一个复杂而扭曲的身体。在中医临床辩证的过程中,经常心肝脾肺肾,会出现相互冲突的症状。明明阴寒已极,却虚火盛行。明明气血早虚,却相火焦旺。

人们困于自我实现,很少慰及他人,在身体层面就会寒凉盛行,或某些层面湿重淤堵。我们早已忘记了去抱慰谁,亦无法对爱人,亲人,朋友深陷困境时,不斥责,不焦虑,不攻击,也不找答案,只用心感受他的处境,进而陪伴,理解他的面临。

我不问就知道你的痛,我陪着你,好让你面对你的痛。人和人之间,再没有比这样的抱慰更充满爱意。然而绝大部分时刻,我们都无法要求他人来抱慰我们。

有位女性朋友,她在产后抑郁,气血两虚的情况下,身心疲惫到了极限,周围是无尽的要求,同时又全是对她本身的忽视,无人理解她的困境。她告诉我说,那时候,是一种植物抱慰了她。

我感到惊讶,她却说了儿时的往事。她小时住在乡间,南山有田,种满艾草。五月里轻点焚烧,驱蚊、避邪、止痒。起小疙瘩时,用晒干的艾蒿熬水擦拭,湿毒痒痛如神手拂过,醒来病痛全无。那些泡艾水澡的童年,问及奶奶这是什么,她会说:是艾。如今回想都是暖意。

她说那些与草木土地相濡以沫,相依为命的日子,想来已是遥远。但艾草芳香辟秽,温阳散热的印象却还在。它温暖、有穿透力,且不伤人,熟悉我们的每一条经络。点燃以后跟人的气和谐共振,它的波长接近人体,因为接近才更容易接受它,且渗透得更深。

世界上,最理解人的植物,大概就是艾草了。就像老朋友,不用言语,心肝脾肺哪里寒,它都晓得,也都暖得。那些身体经络的密码,它都能逐一解开,所到之处,温阳一片,一种母爱的感觉。

人大抵都有这样的一段时间,满身心的伤痛,依然是在等待爱的降临和启示。我们的受伤就是我们的成熟。成熟到经历过并懂得了人生中的污浊和破碎的清纯,身心俱碎,但依然相信美好的宁静。

这让我想起但丁《神曲》天堂篇里的诗句:

《第十三歌》

因为我见过玫瑰树,整个冬天

满身荆棘,坚硬而不许人触碰,

后来却开出朵朵诱人的花朵。

《第三十三歌》

我看见全宇宙的四散的书页,

完全被收集在那光明的深处,

由爱装订成完整的书卷。

朋友早已走出抑郁的阴影,因为理解到一种植物以自我焚烧的方式去体贴人,便领会这亦是一种人生的教诲和启示。我们这一路,向父母学习,向老师学习,向朋友爱人孩子去学习,在伤害里学习,最后向自然里一切去学习。

艾草温暖了朋友的身心。其实在过去,李时珍之父李言闻也曾为家乡的艾草撰写《蕲艾传》,赞其“产于山阳,采以端午,治病灸疾,功非小补”,此书惜已失传。而李时珍在《本草纲目》草部第十五卷也说:“服之则走三阴而逐一切寒湿,转肃杀之气为融和;炙之则透诸经而治百种病邪,起沉疴之人为康寿。其功亦大矣。”

大姐头是这一切的过来人,她理解现代人的焦虑、压抑。在生活环境遭到破坏,生活压力倍感沉重的当下,的确身心皆需疗愈。她爱跋山涉水,去寻找真正的好事物,比如好的艾绒、艾条、艾饼。

我是好艾条的分割线

▲驱寒散热--五年陈艾条

▲野生艾叶原叶压制--夏季适宜的泡脚艾叶饼

▲五年陈艾绒--可直接使用的艾条原料

备注:艾灸虽能温补经络,驱赶湿寒,依然需要在辩证体质的情况下使用。如果口不中和,如口干口燥口苦口甜口,都不适宜艾灸,可用艾叶饼泡脚。

扫描图片进入店铺